31号

all赫,后七/羿七,all少羽,all周巡,重口味者

三人同行 【张启山✘副官✘齐恒】 ⑩

青崖白鹿:

      


      这是2016年最后一篇文了,从八月到现在,谢谢不嫌弃我小学生文笔渣设定更得慢,还能坚持追文的姑娘们,你们都是可爱的小天使。


        话不多说直接上文,愿天下的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各位小天使也都能和自己爱的人相伴到老。


     窗外不知从哪里飞来几只燕子,在屋檐下筑了巢,整日叽叽喳喳的叫,一旁的下人推开窗,温暖的光透进来,洒下一地金黄的尘埃。窗外合欢树开得正好。 


      齐恒靠坐在床头,捧着一本书看得仔细。他的伤没好全,稍微动作大些就要开裂,但总躺着也容易压到背后的伤,在他好磨歹磨之后,解九才给他找了两本游记,让他看着解闷。 


       就算这样也计算着时间,守在一旁的下人每隔一会儿就劝他放下书休息。齐恒笑着摇了摇头,这个解九,还真把他当做孩子似的养着。 


     他哪里不知道解九是担心他,解九每每想和他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的神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他真的没什么可担心的,他和那个人,注定是没有什么的了。


       齐恒放下了书,看久了也是眼睛疼,唤过一旁的小厮,叫人扶着下床走动走动,他已经快躺了半个月了,在这么躺下去他非生锈不可。 


       那小厮着实胆小得很,齐恒教他拽着自己的胳膊,那人却连点劲都不敢使,生怕弄伤他一样。实在没办法,齐恒只得教他在一旁招呼着,自己扶着墙慢慢走。 


     大病一场身子实在是虚的厉害,走两步就冒了一头冷汗。扶着墙壁稳了稳身子,打算走回去,没想到脚下吃不上力气,腿猛的一软,向地上摔去。 


      但是却没有感受到预想中的痛感,而是落到一个坚实怀抱中 ,冷冽又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齐恒咬了咬牙 ,还是没有推开那人。 


    张启山一手穿过他的膝弯,将越消瘦的齐恒打横抱起,小心的把他放到床上,又给他垫了枕头让他尽可能坐的舒服。 


       可刚才摔倒的一瞬间就算立刻被接住了,还是避免不了的扯到了胳膊上的伤口,一丝红色从里衣晕了出来。张启山眼神暗了暗 ,伸手去解里衣的盘口。 


       齐恒抓住了他的手 “佛爷,我没事的。”张启山不和他搭话,只是手上的力道增加了些,强制的解开了齐恒的衣服。 


    消瘦但是线条优美的身体上布满了一道又一道的鞭痕,虽然已经结痂了,但是看起来更可怖了。就像一件精美的艺术品,却被毁坏到布满了裂痕一样。 


     冰凉的手指轻轻抚过那肩膀上的伤痕,那一丝凉意让齐恒的身子抖了抖。 


     看着铁青着脸的张启山 ,齐恒笑了笑:“多谢佛爷,佛爷不必为老八担心,这伤就是看着严重些,并没有什么大事的。” 


      齐恒笑起来眉眼弯弯的,乌黑明亮的眼睛温和的看着你,仿佛一潭幽深的泉,让人溺毙与其中。张启山修长有力的手指抚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明亮,可是似乎…… 


     “佛爷,我想吃张府厨子做的莲藕炖猪蹄了。”齐恒眼巴巴的望着张启山,就差冒个星星眼了。“老九都只给我喝白粥的,除了白粥还是白粥的,老八我都快变成一锅粥了。” 


      张启山嘴角微微扬了扬,摸了摸齐恒柔软的发丝,“和我回家,等你好了就让厨子给你做好不好。” 齐恒撇开头,张启山的手落了空,一时眼神有些阴翳。 


     “什么啊,说到底还是不给我吃,回了张府也还得喝粥,还不如住在这里坑老九呢。”不满的嘟囔声传来。张启山却奇异的消了气,老八说的是回,那么是不是在他心里,张府才是他的家呢? 


      到底齐恒也还是没有和张启山回张府,张启山也明白他伤刚好不适合在颠簸,也就没有强求,只是送来了几个府里的厨子佣人。 


     张启山待了半晌才走的,房间重新恢复寂静,齐恒明亮的眼眸渐渐暗了下来,恍若一潭深水。  


    看来张日山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手脚,要不以他的性子,张启山都来了他却无动于衷。  解九也一定和张启山做了什么交易 ,不然他这两天总是不经意的提到张启山,还若有若无的给他说好话。 


   就算他不是真的要和尹新月成亲,可自从他利用他的那一刻,他们就没有可能了。若不是他张启山刻意为之,凭着他齐家历代暗卫,尹新月那几个人怎么会那么轻易地绑架了他,若不是他刻意,小满怎么可能从那些人手中逃脱报信。 


    小满,他们居然还隐瞒小满已经死了,那个孩子,他一直拿他当弟弟看的。若不是张启山,小满怎么会重伤不治! 


     

评论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