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号

all赫,后七/羿七,all少羽,all周巡,重口味者

三人同行 【张启山✘副官✘八爷】 ⑨

青崖白鹿:




        


         张启山斜靠在窗边,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目光无意识的望向窗外,却好像没有焦点。却吓坏了洒扫的佣人,还以为自己偷闲被抓了正着,连忙都努力的干活。 


         “佛爷。”    老管家轻轻地唤道。 


          
         张启山却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只是靠着窗子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管家心里叹气,又稍微加大声音叫了一声:“佛爷。” 


         张启山收回了目光,随手把酒杯🍸放到了托盘上,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捏了捏眉心,似乎有些头痛。 


         见张启山回过了神,老管家又继续说道 :“北平那边送来了帖子,新月饭店将在下月十五被拍卖,那边的特地来问问佛爷的意思是······” 


       还不等老管家说完,张启山就一扬手 ,不必,去回他们,我张启山无意接手新月饭店的烂摊子,让他们好自为之。 


       老管家又停顿了一下,瞅了一眼张启山的神色,才开口:“解府消息,八爷醒了,性命无虞,只是身子还弱得厉害,需得好生将养着。” 


         “东西送过去了么?” 


      
        “今天一早就送了。” 


       靠在沙发上沉默了半晌,张启山睁开了眼睛:“备车,去解府。” 





      解九接到传信说张启山上门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他才刚刚和从河北来的围棋圣手好好的厮杀完毕,正背着手,哼着小调准备绕道去看看齐恒。 


      这下可好,齐恒那边也不去了,解九摩拳擦掌。 他张大佛爷可算是迈开他的金腿了,这么久的时间也不来看一眼齐小八,若不是他够了解张启山,必定也想外人一样误会他是被那北平的狐狸精迷了心去。 


     虽然他解家和张启山是利益的共同体,不能弄到你死我活,但是怼一下张启山给齐恒出个恶气还是可以的。 


   然后解九就换上了一副妈妈桑的嘴脸 ,特别妖娆特别风骚的在张启山在正堂等了大约一刻钟的时候,才款款的从后堂出来。 


     看见张启山的时候还特意的露出一副吃惊的样子,特别做作的呵斥下人:“你们怎么回事,贵客来了就是这么招待的吗?不能早些告诉我是长大佛爷来访吗?” 


         明显语气里并没有责备的意思。张启山知道他的心思,也不恼火,只是放下了茶杯,“老九,你知道我是来做什么的,既然你火气出够了,那也该让我见一见人了吧。” 


      解九落座的身形一顿,悠悠的开口: 


     “佛爷这是说的哪里的话,我解九哪里敢有什么火气的。 


       “这长沙城哪个不知道张大佛爷您只手遮天权倾一方的,这长沙有谁那么不开眼敢落您的面子。好端端的给我口这样锅,我可是不背的。” 


         解九喝了口茶,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启山。 


        张启山也懒得和他计较个这些,知道他是在为齐恒鸣不平,他食指敲了敲桌子 ,发出沉闷的响声,说道: 


        “九爷,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人,我是一定要见的。齐恒是我的人,我想关于这一点,我们都应该很清楚才对。” 


      解九眼皮抖了抖,努力的告诉自己他打不过张启山不能和他动手,努力的压抑了一下差点脱口而出的国骂。 


      “你的人?你的人你就这么害他,好好的孩子,都被你糟践成什么了!张大佛爷,你别忘了你已经成亲了,夫人还在你家里等着你。”能把解九这种老好人都逼得失控,可见是气得急了。 


      “我还有事,来人,送客!” 


      管家为难的看着一脸寒霜的张大佛爷,这…… 


      管家刚想往过走,就被一旁的张氏亲兵用枪指住了脑袋,顿时吓得一定也不敢动了。见张家人居然在自己宅子里动了枪,解九的脸色也不好了。 


   张启山看了一眼僵持着的众人,说道:  “你们都下去。” 


    一旁赶来的家丁为难的看着解九,解九皱了皱眉,向他们挥了挥手“全都下去。”众人这才都退了下去。 


     “不知佛爷要商谈什么要事。” 


     张启山背对着光,眉目在阴影里有些看不大清楚,只能看见线条优美的下颚,双唇开合,似乎说了什么。 


     “什么?”解九猛的抬头看向了张启山。

评论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