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号

all赫,后七/羿七,all少羽,all周巡,重口味者

三人同行 【张启山✘副官✘齐恒】

青崖白鹿:

       


        幽长的通道里回荡着凄厉的惨叫,直教人头皮发麻。可沿途看守的卫兵像是习惯了,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赵福康被那凄厉的喊叫惊的脚下一磕绊,提着饭的竹筐差点打翻。他慌忙抱紧了筐子,小心翼翼的用手护着。 


        



       带着他进来的那个狱卒嘲笑他,瞧你那芝麻大的胆子,就这就吓到了。这可比不上老李头的一半儿。 赵福康嘿嘿笑了一声,说道,我这不是担心这差事出错嘛。狱卒点了点头,认真点做事是没错。你也不用那么小心,毕竟里面那几位,吃不吃的上还得另说。 


      
       


       这话的意思就深了,在这牢里做工多年,赵福康明白什么都不知道的才能活的更久,他也不再搭话就是悄悄的跟随狱卒往里面走。 


        


       监狱里越往里走越是重刑犯,他一直是负责为外面的囚犯送饭的,从来没到过这监狱的最里面。负责送饭的老李有事 ,他只是替一天。 


      


        这牢房里又阴又冷,是一个连阳光都照射不进来的地方。大概唯一的优点就是够大。 


       


       还没走进去,赵福康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阵阵惨叫声,他一愣,有人在审犯人?他看向了狱卒。 狱卒听到了里面的动静脚步顿了顿,回头说道,一会看着点眼色。 


        


      赵福康低着头,跟着狱卒走进了最后一间牢房。他低头看着自己的鞋面,仿佛想看清楚上面的针脚开了几处。 


      


      “啊!——啊” 一声声鞭子的破空声混合着皮肉被抽裂的声音和囚犯的惨叫一声声的钻入他的耳朵。 


      


        “停。”一个清冷的男音,声音不大,可执鞭的人立刻就停了下了动作。赵福康下意识的抬头看去,正中间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俊美的青年,唇红齿白,面如珠玉。军装随意搭在一旁,白色衬衣的军纪扣开了两颗,隐隐露出锁骨。 


       


       那青年缓缓的站起身子,走到了刑架前,用手里拎着的马鞭抬起了那人的下巴,问到:“你疼吗?” 


        


      那人疼的浑身直颤,根本回不了话。青年本也不打算等他回话,残忍的把马鞭戳入了左肩上的伤口,还左右的拧动着,随即便是更多更凄惨的哀嚎。 


      


       青年的眼里却没有丝毫的满意,不够,这不够!八爷他那么痛,回报在这些人身上的,还不够! 


     


         “饶……饶命……军爷!”那刑架上人的气息渐渐地微弱,似乎快要昏厥过去。可惜这个时候,他连昏厥,都已经成了奢望。 


       


       一旁的亲兵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和已经是第三个了,那夜绑了八爷的人,已经被副官虐死两个了,是活活的折磨致死。 


     


        报给佛爷,佛爷也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随他去。 


     


       虽说平日里他们也对抓来的敌寇啊间谍啊叛徒啊动过刑,但是副官近日里的残忍暴虐,让他们这种上过战场下过凶斗的人都不禁胆寒。 


     


      平常他们见到佛爷敬畏是敬畏,但是不至于恐惧,因为他们知道佛爷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而副官,就像是失去了缰绳的凶兽一样,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制约他。 


      


    
      张日山知道,他现在情绪很不对,可是他没有办法控制,而且他也不想控制。他知道他最近喜怒无常,要是八爷在的话他一定会拉着他的袖子操着一口软软的长沙口音嘀嘀咕咕的教育他,毕竟八爷是那么温柔的人啊。 


      


       可是那么好的八爷此时正躺在床上昏迷至今未醒。八爷没有伤害任何人,可却落得如此下场,要说无辜,难道八爷不无辜,八爷不可怜吗! 




       八爷,若是他保护不好你,那我来保护你,你可不可以爱我一点点。一点点就好。

评论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