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号

all赫,后七/羿七,all少羽,all周巡,重口味者

【all八】空13

美人别走www:

【副官黑吗?只是在八爷的事上心思深沉了一点点点点吧_(:з」∠)_】




齐铁嘴这一觉睡到晌午才醒,一边责怪着张副官怎么不叫醒他,一边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着胖子带回来的饭菜,这几天可把他饿坏了。
张副官给齐铁嘴倒了杯水递过去道:“佛爷的消息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打听到的,起得早了也没用,不如养好精神才能更好的去找佛爷。”
齐铁嘴诧异的从碗里抬起头,盯了张副官好一会。“你小子,平时佛爷有事你比谁都急,怎么这次跟变了个人一样?”
“我只是相信夫人,有夫人在,佛爷一定没事的。”张副官抬手给自己也倒了杯水。
“是啊,嫂子可是北平新月饭店的大小姐,聪慧过人,又是佛爷的贵人,有她在,佛爷一定没事的。”齐铁嘴想了想,张副官说的确实颇有些道理,也就不做深究,埋头苦吃起来。
张副官把玩着手里茶杯,他只是随意扯了个借口,顺便探探齐铁嘴的心思,本以为那次之后,八爷也该明白佛爷的心了,可现在居然还是一口一个嫂子的叫着尹新月,看来八爷对佛爷真的是一点情意也没有,那么他面前就只有二月红这一个障碍了。张副官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挡住了唇边泛起的笑意。
饱餐之后,齐铁嘴躺在草堆上满足的摸着撑得圆圆的肚皮,张副官在一旁帮他打蚊子,看着平时精明强干的张副官被那些到处飞的蚊子搞的晕头转向的样子,还挺可爱的。这样才像二十出头的孩子嘛,这个本该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年纪,却因为国仇家恨,背负了不该他承受的东西。齐铁嘴忍不住想为张副官算算他的将来,却被人给打断了。
胖子气喘吁吁的从门外冲进来,看见桌上有水,想都没想就近拿了一杯,咕噜两口就灌进了肚子里。
齐铁嘴看了看桌上的杯子,又看了看胖子手里的,那好像是张副官刚才用过的杯子,果不其然,齐铁嘴扭头去看张副官的时候,张副官脸都青了。
齐铁嘴捂住嘴偷笑,胖子喝了水喘匀了气,把杯子往桌上一放道:“我打听到了,听说白乔的汉人首领那儿曾经有人见过姓张的男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位,所以你们要自己去汉人首领那儿谋个差事,这样就好进去查探了。”
张副官一听胖子带来了这么有用的消息,也没心思计较茶杯的事,收拾了衣服细软,和齐铁嘴拜别了胖子,朝胖子告知的汉人首领的地盘去了。
胖子抹抹额头上的汗,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心道,可算是把这两尊瘟神给送走了。
——————————
两人使了些钱财,让人领着去见了那汉人首领,张副官百步穿杨的好箭术让汉人首领赞赏有加,把他们留在了驿站。
在驿站住着的这几天可苦了齐铁嘴,打水劈材,洗衣叠被,什么都得自己来,虽然张副官已经帮着分担了不少,但这些活儿对于向来养尊处优的齐铁嘴来说还是吃力了些,通常一天下来,连拿筷子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亏得张副官寻了勺子来,硬是要一口一口的喂完才肯自己吃饭,虽然齐铁嘴很感谢张副官,但却也觉得尴尬无比。
“还是我自己来吧。”齐铁嘴甩了甩酸痛的手臂,不好意思的想去抢张副官手上的勺子,被张副官一把按在椅子上。
“八爷,你鞋怎么湿了。”齐铁嘴拗不过张副官,不太情愿的咀嚼着喂到嘴里的饭菜,含含糊糊道:“就是对床的那两个人啊,不知道抽了什么疯,把我刚打上来的水给踢翻了,害得我又去提了一桶,累死我了。”
张副官喂饭的手顿了顿,眸色有些暗沉。“对不起,八爷,我说过会保你安全的,却让你被人欺负了。”
“说什么对不起啊,这又不是你的错。”齐铁嘴指指桌上,示意张副官他要吃那个。“再说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少生事端为好。”张副官夹了一筷子齐铁嘴指的菜喂过去,冷着脸没回话。
——————————
第二天一大早,管事的就梆梆的把一屋子人都敲了起来,说是要选人跟着大土司去树葬世子。一群人排排站在院子里,跟商品似的被人挑来捡去,弄的齐铁嘴好不自在。环顾了一下周围,齐铁嘴拿肩撞了撞张副官,小声道:“怎么没看到我们对床的那两个壮汉,这赚钱的机会他们居然不要?”
张副官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这赚钱的机会他们也得有命要才行啊。”
“啊?你说什么?”齐铁嘴还没反应过来张副官话里的意思,就被管事的大力拍了拍肩膀,差点没被拍的趴地下去。“还不错,勉强算上一个。”
齐铁嘴欲哭无泪,心道,您这是从哪儿看出来我还不错的呀!顺带白了一眼一旁偷笑的张副官。
随后被选中的十几个人就被汉人首领一齐领着去见了白乔的护法,也目睹了护法和大土司之间的矛盾,齐铁嘴心下有了计较,想必他们这些被挑选的人的任务非但不是保护大土司,反而是让大土司有去无回才对。
果然不出所料,大土司走后,护法便把他们集中到一个隐秘的屋子里,先是探了探他们对大土司的态度,若有拥护大土司的立即就被人架了出去,接下来就是唆使留下来的人,在树葬世子的路上置大土司于死地,并承诺只要完成任务,就会给他们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为了求财,对于谁当这白乔的首领,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便都应承了下来,齐铁嘴也拉着张副官混在人堆里连连点头,表示愿意跟随护法,杀掉大土司。
——————————
“八爷,你为何要听那护法的话,我们真的要去杀大土司吗?”张副官盘腿坐在塌上,有些不解的看着齐铁嘴。
“你傻啊!”齐铁嘴从床上坐起来,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一下张副官的腿,“大土司要是死了,我们去哪儿找佛爷的消息。”
“那你刚才——”
“我刚才那是缓兵之计,你没看见不归顺护法的都被架出去了吗?我们只有假装应承下来,才能潜伏在那些杀手身边,在关键时刻保护大土司呀!”
“还是八爷心思缜密。”张副官笑着朝齐铁嘴拱了拱手。
“诶,多学着点儿吧!”张副官平时很少夸人,这句恭维话显然让齐铁嘴很是受用,得意洋洋的睨了张副官一眼,又重新躺回床上,闭着眼道:“快睡吧,一会儿那些人该回来了,那呼噜打得震天响,谁还睡得着啊。”
齐铁嘴嘚瑟的小模样撩得张副官心痒痒,可又不能真对齐铁嘴做些什么,只得替齐铁嘴盖好被子,道了一句去茅房就出去了。
待张副官回来的时候齐铁嘴已经睡熟了,不过这屋里的另外几个人也回来了,果真如齐铁嘴所说的,呼噜声震天响。
张副官环视了一圈,确定没人醒着后,虔诚的轻吻了一下齐铁嘴的额头,在心里默默发誓,即便是舍了性命,也会护这个人一生周全。




【咱们把树葬世子那段快速带过好不好,我想二爷快点来,早点找到佛爷,这样修罗场就可以开始了23333】


评论

热度(61)

  1. 31号美人别走www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