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号

all赫,后七/羿七,all少羽,all周巡,重口味者

【all八】空11

美人别走www:

【好久不更,你们还记不记得前文说了啥?哈哈哈哈哈没错lo主又要考证了_(:з」∠)_】


“水...水——”齐铁嘴昏迷了好几天,恍惚间似要醒来,只觉得喉口灼热干涩,挣扎了好久也只能发出一个音节。


不多时床边便有脚步声传来,接着有什么湿润柔软的东西贴上了嘴唇,温度适宜的清水就流入了口中。


齐铁嘴费力吞咽着,那东西却离了去,过了一会儿又重新附上来,带来另一股清流。这样反复了三四次,齐铁嘴喉咙口似火烧的感觉才渐渐退了下去,神智也清醒了许多。


屋子里没有很强的光,齐铁嘴微微睁开了眼,那东西却又再次附了上来,模糊中齐铁嘴只能看到两排近在咫尺的纤长睫毛和高挺的鼻梁,原来那带来清水的东西竟是某个人的唇吗?


齐铁嘴惊的睁开了眼,愣愣的吞下那人刚刚注入的水,待那人直起身子,齐铁嘴的双眼才渐渐恢复焦距,眼前的人一双狐狸眼微眯,笑意盈盈的看着他道:“八爷,你醒了。”赫然是张副官!


“你——”齐铁嘴想着刚刚张副官做的那事,只觉得实在是有欠妥当,双颊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微微透出一点儿粉来。


“八爷莫恼,我也是为了八爷的身体着想,八爷这些天昏迷不醒,什么东西都吞不下去,我也只好用这种办法来给八爷喂些药和稀粥。八爷不会怪我吧?”


张副官一脸诚恳,又确实是为了他着想,齐铁嘴若还怪他,岂不是恩将仇报,已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会,谢谢。”虽得了清水滋润,但齐铁嘴一发声嗓子还是刺得生疼,只能用最简单的话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八爷想必饿了,我去给你端碗粥。”张副官准备起身却被齐铁嘴轻轻扯住了衣袖。


“二爷...?”齐铁嘴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二月红的消息,忽略了张副官脸上一闪而逝的僵硬。


“八爷放心,佛爷已将二爷救了出来,只是二爷在牢里受了些苦,现在已经安置在霍府休养了。只是佛爷...佛爷为了救二爷,签了陆建勋给的认罪书,现在已被革去长沙布防官一职。”


“什么?”


“现在陆建勋已经在全长沙通缉佛爷,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佛爷上次从矿山回来后不知道染上了什么怪病,救出二爷之后便陷入了梦魇,为了佛爷的安全,前两天已由尹小姐带离了长沙,目前不知去向。”


“那——”齐铁嘴还想了解更多,却被张副官制止了。“八爷还是先吃点东西,才有精力做更多的事,不是吗?”


的确如此,齐铁嘴在张副官的注视下乖乖的吃完一碗温热的小米粥,胃里暖洋洋的,嗓子也舒服了许多。


“张副官,我们现在这是在哪儿啊?”齐铁嘴看了看四周,顺手把空碗递给了张副官。


“这里是张家在长沙城外的一处私宅,是佛爷出事前嘱咐我将你安置在这儿的。”张副官低头看了一眼从齐铁嘴手中接过的碗,眼眸低垂,纤长的睫毛忽闪了两下,复而又抬起眼道:“我去给八爷准备热水和沐浴的用具,换洗的衣物就在床边的柜子里,八爷自己挑一套称心的吧。”说完便端着碗走了出去。


齐铁嘴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早已不是那件湿透的红色长衫,想必是张副官帮他换过了,那二爷留在身上的痕迹不是也被......齐铁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张副官了。


而此时的张副官却站在房门外,举起碗,伸出舌头轻轻舔舐过齐铁嘴刚刚接触的那一截碗沿,眼神里流露的尽是对猎物的占有欲。


————————


张副官的行动力齐铁嘴是见识过的,只是没想到他在伺候人这方面也做得这么得心应手,齐铁嘴才刚挑好衣服,坐着发了会儿呆,想了下二月红,张副官就拎着两大桶热水撞开门进来了。左手边的屏风后有事先装好冷水的浴桶,张副官先是倒了一桶热水进去,探了探水温,接着又从另一桶里舀了三四瓢添进去,再探探,这才满意的笑笑,冲齐铁嘴道:“八爷,水温正好,呆会儿你要是觉得水凉了,这桶里还有热水,你自个儿再添。”


“不愧是佛爷的副官,事事都这么周到,以后哪家的姑娘要是能嫁给你啊,那可真是有福咯!”齐铁嘴难得真心夸张副官一次,后者听了却收了笑脸,把水瓢往桶里一扔。“八爷先洗吧,不然一会儿水就凉了。”


“啊?哦,好。”齐铁嘴看着张副官出了房门,才抱起衣物走到了屏风后面。


齐铁嘴把整个身子沉进浴桶里,温热的水让他发出一声慰叹,在床上躺了好几天,身子都僵硬了,这个热水澡简直让他整个人都重新活了过来。


齐铁嘴抬手活动了一下肩膀,却发现自己手臂内侧有几处红斑,看起来像是吻痕,可他记得那天晚上二爷好像没有在这处留下痕迹啊,莫非是自己当时耽于情欲记不清了?齐铁嘴有些羞涩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膛,那些吻痕都还在,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甚至有些颜色还更艳丽了些。也是了,他从小就是这样的体质,轻微的磕碰都很容易青紫,而且伤痕也很难消退。大概是因为如此,这些吻痕才会这样吧。只是看着身上的这些痕迹,齐铁嘴又情不自禁的想到二月红,张副官说二爷在牢里受了些苦,也不知道到底是伤成什么样了,想来应该是有些严重的,不然也不会不跟他们一起出城,而是在霍家修养了,霍三娘倾慕二爷已久,自然会好好照顾他,可正因为如此,万一......齐铁嘴一边担心二月红的安危,一边又带着点醋意猜测着霍三娘对二月红的心思,自然也没有精力去深究吻痕的事了。


张副官蹲在火灶前,用木棍挑动着里面柴火,旺盛的火光印在他眼里忽明忽灭,突然,他转头看向灶台边,死死的盯了好一会,那儿有一件红色的长衫,是前几天他亲手从齐铁嘴身上脱下来的。


当时齐铁嘴烧得厉害,他忙得不可开交,这件衣服也就扔在这没有处理,几天的时间,衣服已经干成皱巴巴的一团,但仍旧红的刺眼。


张副官用木棍挑起那团红色,毫不犹豫的扔进火灶里,火舌立马围拢来吞噬了它,不一会儿就只剩下了灰烬。


——————————


张副官再次敲门的时候,齐铁嘴已经穿好了衣服,一身粗布短褂,张副官冲着齐铁嘴挑了挑眉。“八爷,倒是从来没见过您穿成这样。”


齐铁嘴白了张副官一眼,把手里的另一套衣服往人怀里一塞。


“别贫了,你也赶紧的把这身换上,我刚刚起了一卦六爻,得易经第二十四卦,地雷复,坤下震上,休复之吉,以下仁也。【编的╮(╯_╰)╭】佛爷的病有些严重,不过这治病的过程却又会给他带来好事,所以我们得尽快找到佛爷。”


“那依八爷看,我们应该去何处才能寻到佛爷?”


齐铁嘴又神色凝重的掐算了一阵,半天才得了一个字“西”


“西边可有什么村落之类的地方?“


“好像是有个叫白乔的外族部落。”


“没错,就是那儿了,收拾收拾,我们尽快出发,去白乔!”


【纠结了好久张副官到底应该怎么安排,最后决定设定为隐忍腹黑,也不知道后文里这性格有没有用2333副八副本开启,佛爷二爷下线中...】


【小副官一出场我连二八tag都不敢打了】

评论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