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号

all赫,后七/羿七,all少羽,all周巡,重口味者

三人同行 【张启山✘副官✘齐铁嘴】 ⑤

青崖白鹿:

        张府,喜宴已经结束,只剩下残羹冷宴和燃尽的红烛没有来得及收拾。夜深了,客人也散尽了,没了白天的热闹,只平添了冷落与萧瑟。 


     


         卧室里,张启山看着昏迷在床上的尹新月,眼里闪过一丝冷然。他转身出了卧室,径直往书房去,一旁的管家紧跟了上去。 


     


         “听奴和棍奴呢?”他问。这尹新月从北平带来的听奴棍奴,就像横叉在他心口的刺,明知道有,但却不能拔掉。明明已经恨不得将其五马分尸,可他却不能在这个时候处理他们。 


      


         尹新月居然用投靠日本人做要挟逼迫他娶她!他张启山还从来没有这么被人威胁过。可不得不说,她也真是掐住了他的七寸。


     


          那份来自血脉传承的责任让他不能放弃这长沙城的百姓,那他就要娶了那个心思深沉的女人。他不能负了老八,也不能负了天下人。 


     


         若不是尹新月仗着她新月饭店在北平多年的根基不能轻易撼动,他早就带人灭了他尹家千百遍,哪里轮得到她尹新月来威胁他! 


      


      





             “已经安排好了。”老管家恭谨的说道。 


     


         “通知猎鹰,可以开始行动了。”长期的温和的态度已经让尹新月放下了不少的戒备,这几天尹新月一直忙着成婚的事,新月饭店的事也很少管了,这段时间他安插了不少人手进去,是时候可以开始行动。 


       


          “是。”老管家还是神色淡淡的,仿佛在讨论明天吃什么一样的语气 “日山少爷派人回来说今天带出去的人就安排在解九爷家了,还安排的府里的大夫去了九爷府上,恐怕八爷不大好。” 


        


         虽然面上不显,但老管家心里还是叹了口气。他心里是真的挺疼这个小八爷的,好好的一个孩子,偏就卷进了这些污糟是非中。 


      


         若是齐老爷还在世,肯定护的他周全。那样的孩子,就适合看看书算算卦,养花弄草,这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营生,他干不来。 


       


        






         张启山心里钝钝的一痛,齐恒也是这无数环节里的一环,而且是他亲手送他入虎口的,他当然不好。尹新月性情毒辣,有仇必报,更不用说手下的听奴棍奴,小八落得他们手上,怎么会好过。 


      


          “派人去看看。” 


      


          “是。” 


       


         管家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留下张启山一个人在偌大的书房里。 


    


           处理惯了的公务觉得繁琐无聊,喝惯了的茶寡淡无味,张启山烦躁的丢开手中的笔钢笔,下意识的看向了窗边的躺椅。 


     


         什么都没有。 


     


        





       平日里那人总会沏一壶乌龙茶,摆上几碟点心,躺在上面看书,发现他的目光后,就会嘻嘻的一笑,跑过来塞给他一块张启山并不怎么喜欢的甜点。漂亮的虎牙露出来,笑的眉眼弯弯。 


    


          如今看过去,窗边空唠唠的,没有乌龙茶和小甜点,那个穿长衫的清俊青年也没有再抬起头看他一眼,没有人再把难吃的点心塞给他。 


    


          是啊,小八被他亲手推向了地狱,被他亲手送给了尹新月折磨,他现在在解九的府上,当然不会在这里。不知为什么,张启山突然觉得心脏一抽一抽的发痛,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掐住,就快要停止跳动。


      


          他原本以为他不会后悔的。他张启山能够坐稳这九门之首,靠的就是杀伐果断,断然做了就不会后悔。 


     


         为了长沙,为了天下,他以为他可以毅然的牺牲掉齐恒,可是当计划执行的时候,他只觉得没有办法看到齐恒冰冷的没有温度的尸体,他派人救了小满,通知了张日山。


     


         





          得知齐恒获救的时候他竟然有些庆幸,日山去的及时,还来得及,可是回报的人却说小八受了重刑已经奄奄一息,得到消息的一瞬间他几乎就要掏枪杀了尹新月。 


       


         可是他没有办法,他所肩负的家国天下,让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对不起那个曾经为了他付出良多的人。 


         


         他只能看着那人一次又一次的受伤,一次次落寞的离开,看尹新月对那个人百般刁难。他亲眼看着那个人曾经光耀灵动的神色变得黯淡落寞,从当年不问世事到一步步为了他沾染血腥。 


      


           “嘭!” 张启山狠狠地一拳捣像了墙壁。他就是个混蛋。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评论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