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号

all赫,后七/羿七,all少羽,all周巡,重口味者

【一八】《佛爷觉得成精很麻烦》06

-眯眼-:

当当当!我还没忘了这个坑!希望你们也没忘(。




06.




     一大早,齐铁嘴卷了个毛茸茸的围脖出门了,好在北平也是精怪遍地行走,多一只黑溜溜的貂儿挂在脖子上并没太奇怪。


  张启山盘在齐铁嘴肩头,捧着肉铺嚼了一路,很不高兴,雪豹听着它咔嚓咔嚓,心里也明白这人心里不痛快,好言相劝道:“佛爷,想开点,咱们不是还有一天吗?说不定就变回来了。”


  “变不回来怎么办?”


  张启山的尾巴挠在齐铁嘴脸上,怪痒的,他用手拨了拨:“能咋办?我就说彭三爷身体抱恙,不能见客不就完了?咱们来都来了。”


  黑貂不语,半晌用爪子戳了戳齐铁嘴的脸:“再来块肉。”


  “哦。”齐铁嘴闻言,乖乖又掏了片肉铺给他。


  两人在会场里逛了逛,齐铁嘴逢人便说这貂儿在他们西北可不常见,是彭三爷图个稀罕,大老远托人从东北弄来的,一番说辞把彭三鞭吹上了天,却也把他肩膀上的张启山气的不清,一圈转下来,齐铁嘴肩膀上的衣服料子给勾出了一堆线,等到了僻静处,豹子才发现那貂儿四只爪子都插进了袄子里,在他身上拔都拔不下来。


  “佛爷,你别生气呀,这叫造势,对咱们有好处。”


  “再说我叫副官毙了你。”


  黑貂瞪着两只乌黑的豆眼,背上竖起一片毛,看起来毫无威慑力。


  齐铁嘴咽了口唾沫,按捺住想要把这小东西按着舔的冲动,作出一副识趣服软的模样:“好好好,佛爷,咱们不说,咱们去找二爷他们商量一下对策。”


  “不找!”黑貂又气了。


  齐铁嘴知道他是怕丢面子,叹气道:“佛爷,咱们此行毕竟是为了二爷求药,出了这么大的岔子,总得叫他心里有数吧。”


  张启山不说话,尾巴摆了摆,好半天才低低出了两个字:“好吧。”


  齐铁嘴伸手挠了挠他的下巴,黑貂原本还十分冷峻地瞪着他,挠了两下后到底还是吃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呼噜,盘在齐铁嘴肩膀上不动了。




  半个时辰后,三人一貂坐在北平鼎鼎有名的望月楼二楼包厢里,桌上的菜虽然上齐了,但是却没有人动筷子。


  吴老狗看着坐在碗筷旁的黑貂,想了很久,往那碗里夹了一块牛肉:“佛爷,我马上如果想笑,您看在这块牛肉的份儿上,不要生气。”


  二月红憋着笑看了一眼他:“小五,你这样佛爷该要挠你了。”


  此话一出,吴老狗再忍不住,和二月红笑成一团,齐铁嘴本也要跟着笑起来,但一看张启山看也不看碗里的牛肉,甚至连尾巴都不摆了,他心知大事不妙,赶紧冲吴老狗挤眉弄眼,同时打圆场道:“咱们还是先谈正事吧,这求药……”


  “对对对,求药,求药。”九门间到底还是有默契的,吴老狗一看齐铁嘴神情,赶紧捂住脸,把笑收回去:“现在这种状况,佛爷你准备……怎么办?”


  张启山瞪着他不说话。


  二月红看出人情绪不对,问道:“这符的效力何时能结束?”


  齐铁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张启山:“本就是失传之物,书上并无太多记载,但此符肯定是有失效的时候的,或许因人而异吧。”


  吴老狗道:“能变回去是肯定的,但明日就是拍卖会了,这会场里不说人人皆知吧,但大多数人都该知道彭三鞭是人非妖,佛爷这个样子是肯定没法出席的。”


  齐铁嘴悄悄往张启山碗里又夹了两块肉,道:“此事我也想过了,实在不行就说彭三鞭水土不服,身体抱恙见不得客,到时我去代为参加拍卖会就好。”


  “该是行得通的”,二月红道:“彭三鞭出身西北,说是水土不服并无不妥,只是其中说辞要劳烦老八来圆了。”


  齐铁嘴笑着摆摆手:“二爷莫不是小看我?我齐铁嘴,铁嘴铁嘴,这嘴上功夫还能差吗?保准儿圆的了,放心。”


  一直一言不发的黑貂看看二月红,又看看齐铁嘴,最后看向碗里的肉,小声道:“现今也只能如此了。”


  同为精怪,吴老狗看出张启山是饿了,这人变成了妖,许多反应就身不由己,高兴会摇尾,生气会竖毛,饿了的时候眼睛止不住的发亮……眼下三四块牛肉横在面前,任张启山原是心坚如铁,变了原型也还是禁不住这肉香的诱惑,鼻子不争气地嗅了起来,吴老狗见状,赶紧给他的小杯子里倒了酒,讨好道:“佛爷赶紧吃吧,肉都凉了。”


  齐铁嘴趁热打铁,又往他碗里夹了许多菜,一边夹还一边介绍:“这鸭子做的皮酥肉嫩,看着就好吃,还有这肉,喏,瞧瞧,一夹就碎了,炖的真烂……”


  在整整一碗鸭子烧肉再加各式荤菜的攻势下,张启山最终冷哼一声,威严地走到小碗前吃了起来。


  桌上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微微松了口气,拿起了筷子。


  这饭现在才算能吃了。


  北平最好的馆子不是盖的,齐铁嘴又是极会点菜之人,几个菜道道都是长沙寻不见的珍馐美味,三人一貂酌了些小酒,吃的畅快,只是张启山变了原型后酒量不比从前,小半杯就不行了,不一会儿摇摇晃晃地从桌上跳下来,颠来倒去说着“这酒得劲儿”,然后又鬼使神差地哼起了二人转。


  齐铁嘴哪里料到这点酒就把张启山撂倒了,看到黑貂脚底虚浮,尾巴乱摆,心里觉得可爱万分,但是又不敢笑,一看那小东西醉醺醺地要出去了,他赶紧其身,要把他抱回来。


  “佛爷!外头去不得,去…….”


  齐铁嘴话没说完,眼前却忽多了个四只修长的人,光溜溜的,然后他眼一眨的功夫,那人又不见了,还是那只黑貂儿在唱着二人转。


  豹子傻在那里,觉得哪里不对,回过头去,发现二月红和吴老狗也都愣了。


  吴老狗揉了揉眼,然后又揉了揉,脸上的神情复杂万分,他和二月红交换了一下眼神,终是万分艰难地开了口。


  “我是瞎了还是怎么……刚刚那个一闪而过光屁溜的,好像是佛爷?”




【TBC】





评论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