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号

all赫,后七/羿七,all少羽,all周巡,重口味者

【一八】再见,已是初识

朝生暮死的无常:

这一天对于张启山来说就像一场噩梦,如果他知道在他离开的时候会发生这种事,打死他张启山他都不会离开。
当张启山听到齐铁嘴出事的消息,他立即放下了手中所有的事情坐上了开往长沙的火车,可是等张启山到了香堂,看到是齐铁嘴那一张茫然的脸。张启山试探着叫了一声老八,却没有的到回应,张启山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解九,只见解九用手指了指脑袋,略带着叹息的摇了摇头。
从齐铁嘴家离开的张启山没有回家,在解九家,他听到了他最不愿意听到的两个字,失忆。是的,齐铁嘴失忆了,他忘了所有人,所有事,当然也包括他张启山。
张启山用了很多种方法试图唤醒齐铁嘴的记忆,去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做他们做过的事,见他们见过的人,甚至为了恢复齐铁嘴的记忆,张启山还带齐铁嘴去了见了他张启山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人,北平新月饭店的大小姐,尹新月。张启山的方法很有效果,齐铁嘴想起了过去的很多事,想起了很多人。张启山的方法同样却也没有效果,因为齐铁嘴想起了张副官,解九,狗五,甚至每一个不起眼的人,却唯独没有想起张启山。
在长沙城的夕阳中,张启山搂着齐铁嘴,对他说出了那句亏欠他很久的我爱你,可是齐铁嘴的反应让张启山彻底陷入了绝望。齐铁嘴就这么盯着张启山,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而脸上的表情却好像张启山在说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
“佛爷,且不说你我都是男人,这老八我可是单传,我还得传宗接代不是。”
从那天开始,齐铁嘴总是有意无意的躲着张启山,张启山去找过很多次,但每次总是无功而返,张启山相信了,齐铁嘴真的把他张启山忘了,而且忘得一干二净。
不久,张启山大婚,请了九门所有人,包括陈皮阿四,但真正到场的却没有八位爷。酒席本就聚的快散的慢,等到散桌的时候已是深夜。
齐铁嘴的香堂里没有点灯,但是却有人在。齐铁嘴端着茶杯坐在椅子上,手无意识的一圈一圈的围着杯口打转,在他正对面的位置分别做的是解九和狗五。二人就这么盯着齐铁嘴端着茶杯发呆已经很久了,从张启山的婚礼开始,齐铁嘴就这样端着茶杯出神。
黑夜中的一声狗叫打断了原本的平静,香堂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来一只大黑狗,黑狗凑到狗五旁边就趴下不动了,狗五一只手抚摸着黑狗的头一边像是说给其他两位又像是自言自语
“结束了”
听到狗五说的结束,齐铁嘴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转身对着祖宗排位上了三炷香,而后再坐回椅子上的齐铁嘴,整个人都好像少了什么一样。
“老八,你说你这是何苦?”
狗五这句话还没说完,天忽的下起了雨,齐铁嘴背着手站在门前,目光透过无边的夜色盯着张启山家的方向,脸上有些湿,大概是雨水吧。
其实齐铁嘴根本就没有忘记张启山,他不愿看着张启山娶妻,但是他偷偷的算过,他和张启山命格相克,与让他看着张启山娶妻相比,齐铁嘴更不愿意看着他一点点害了张启山,虽然这很残忍,但是他能做的只有让张启山彻底放弃自己,这是齐铁嘴导演的一场戏,真相齐铁嘴知道,解九狗五也知道。
张启山走了,他离开了长沙,和他的新婚夫人一起走的,而张启山这一走就是五年。五年后,当张启山再次踏入阔别了五年的长沙,他第一个见到的人,居然还是齐铁嘴。齐铁嘴还是和五年前一样,一袭道袍,一张卦摊,偶尔在街上给人算卦。打发走了随从,张启山走到齐铁嘴的摊前,伸手在他面前的摊子上敲了敲。正在打盹的齐铁嘴被人敲醒,他戴上了桌上的眼镜,面带微笑的盯着眼前的张启山。张启山就这么看着齐铁嘴,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看了看半天没开口的张启山,齐铁嘴倒是先开了口。
“先生,算卦吗?”

评论

热度(45)

  1. 31号临江止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