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号

all赫,后七/羿七,all少羽,all周巡,重口味者

三人同行 【张启山✘副官✘八爷】 ③

青崖白鹿:

                
      看我,这里是佛副八佛副八佛副八,不喜勿入


     齐铁嘴被反绑着手丢在地上,嘴被塞着,地面潮湿阴冷,而他只穿了件单薄的长衫。之前受伤的腿还在隐隐的作痛。 


   


  旁边堆砌着废旧的木料,凌乱的堆在地上,地面灰尘遍布,看上去像一个废弃已久的仓库。齐铁嘴扯了扯嘴角,他还真是面子大,能让那人到今天都不愿意放过他。 


    


  仓库里光线很暗,看不清现在究竟是几时了,不过想必佛爷已经完婚了吧。红烛罗帐,洞房花烛。和夫人美满的生活在一起,生几个可爱的孩子,这余生也不算是辜负。


     


    明明是这么想的,可为什么心里却有些抽搐呢?他难道心里还在期待着什么吗? 


      


    齐铁嘴眸子沉了沉,齐铁嘴,你好歹是九门八爷,如今却像个女人一样优柔寡断,这又算什么。 


     


     还没能容许齐铁嘴狠狠唾弃自己,门就被从外面打开,老旧的木门发出了吱呀的响声。几人从门外走进来。齐铁嘴看了看他们,却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意外。 


      


      为首的那人对他抬了抬下巴,扬声道:“八爷可还安好?” 


      


     要不是情景不对,齐八爷恐怕都要笑出声了,安好?别人喜结连理 ,洞房花烛,而他却狼狈的被困在这肮脏的库房。手被绑着,嘴里塞着布条,就这样被丢在地上,哪里有什么安好。 


     


    见他没有什么动静,听奴微微拧眉,却又瞬间扬起,“差点忘了八爷如今说不了话,真是失礼了。”一边指使人把他嘴里的布条抽掉 


     


     齐铁嘴动了动酸痛的脸颊。对听奴说道:“不知夫人请老八来是有何贵干?” 


     


     听奴表情不变,“八爷说笑了,是八爷被奸人所害,待到我等赶到时八爷已经遭遇不幸。这和我们夫人可没有一点关系。” 


    


      齐铁嘴心沉了沉,看来尹新月这回是要下死手了。想不到他堂堂一代神算,竟会死于这后宅斗争,争风吃醋上。恐怕他就算是死了,也没有脸面去面对齐家的列祖列宗们。 


      


     “不知道我齐铁嘴会是怎么个死法呢?” 


    


      见他不仅没有求饶,还颇有兴趣的问自己的死法,听奴有些怒了。一直维持着的体面也把不住了。一时激怒,便把尹新月告诫她的话也忘在了脑后。 


    


      随手拿过来一只鞭子,朝地上那人狠狠地抽了过去。平日里明明是见不得一点痛的人,却生生的受了这一鞭也没有吭声。 


 


      没有见到她想象中的痛呼,听奴咬了咬牙,挥起鞭子,又抽向了齐铁嘴,鞭稍抽破了衣料,一道道血印显现。 


    


     齐铁嘴咬的牙都要碎了。他从来都是锦衣玉食,哪里受得了这种苦。可他不愿,不愿意在那些人面前漏出自己软弱的一面。他是输给了尹新月,但不代表随意的人都能够折辱他。就算是要死,这也是他最后的骄傲。


    


       鞭子呼啸着落在他的身上,一鞭又一鞭。听奴好像沉迷上了折辱这个高高在上的齐八爷。看着那如玉的人疼痛的在地上抽搐翻滚。却咬着牙一声的不吭。 


     


     血浸染了衣服,齐铁嘴头发都已经被冷汗汗湿,脸色更是一片死寂的苍白,身体因疼痛时不时的抽搐。这一鞭一鞭抽不死人,却可以痛死。听奴打定了注意不让他好过,又怎么会手下留情。 


    


      嘴唇被咬烂出血 ,血液顺着脖颈流下来,留下一条红色的印记。听奴的眼神里已经带上了疯狂的色彩。这些从小就被驯养的奴才,一般心里都是有些问题的。只不过平日里积压太深看不出来。可只要有个契机,就会像爆竹一样一点就破。 


    


      “来人。”听奴停下了手里的鞭子,对一旁的几人道:“你们,上了他。” 


     


      齐铁嘴闭着的眼睛瞬间睁大,眼里都是不可置信。 


     


       一旁的下人也有些犹豫,他们虽然是这长沙城街头的小混混,可这齐八爷的名字也是听过的。随然他们因为钱绑架了齐铁嘴,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这么做去侮辱他。 


      


     看出了他们的犹豫,听奴笑了笑,“你们难道不想尝尝这齐八爷的味道吗?如果你们这么做了,我一人再多给一千块怎么样。” 


      


     听到一千块,那几个本来犹豫的人有些蠢蠢欲动了。看出来那几人的动摇,齐铁嘴咬着牙看向听奴, 本可以抬出张启山的,可是他竟不想再和他扯上一丁点的牵连。 


    


      看着那几个慢慢走向他的人,齐铁嘴闭了闭眼,然后悲哀的发现他现在居然能想到的只有张启山。 


    


      想到他第一次抱他的时候说会娶他,说会护他一世的周全。 


   


      现在呢,张启山你又在哪里。 


     


     齐铁嘴笑了笑,被绑着的手指磕了磕拇指上的扳指,一向不起眼的扳指上却弹出一根银针。这是他父亲,上一代齐八爷传下来的。 


   


       他宁可死,也不能被折辱。 


   


     泪突然涌出了他的眼眶,止不住的往下。 


   


      张启山,再见了。 


   


      希望下辈子,再也不见。 

评论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