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号

all赫,后七/羿七,all少羽,all周巡,重口味者

【二八/all八】空7

美人别走www:

第二天,一行人如约下了墓,一路上虽是艰难险阻,好在有二月红的加入和张启山的带队,也没出什么大事,反倒是张启山借探路之名,顺利的解决了两个日本人的眼线。更神奇的是,他们居然还在矿洞里遇到了一个被刺瞎了眼的老旷工,并通过他知晓了红家先人在矿洞里的事迹。


“老人家可否带我们去您说的那个拱门,我想那里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


“我等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这一天,大家跟我来吧。”


事情进展大好,一行人跟着老矿工向拱门进发,纵然万分小心谨慎,也还是没能逃过触动头发的命运。老矿工是第一个被头发缠上的,一群人开始疯了似的往外跑,有几个亲兵为了护张启山他们,折在了长满头发的小道上。


老矿工也不知是不是在矿洞里呆久了,对头发产生了一定的抗体,坚持到出了小道才倒下。一群人坐的坐,喘的喘,为自己劫后余生而感到庆幸。


张启山一出来就开始寻找齐铁嘴的身影,当时在洞里太混乱,他还没来得及抓住齐铁嘴的手便被人冲散了。直到看到齐铁嘴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上喘气才放下心来。


“我还以为我这小命保不住了呢!”齐铁嘴一个算命的,虽说身处九门,可这斗还真没下过几趟,更别说这么凶险的斗了。想着刚才那危险的境况,又想起张启山昨天说过不会让他有事的话,一时间委屈的不行,带着些微哭腔冲着张启山喊了一句“佛爷”。


张启山还以为齐铁嘴出了什么事,走到齐铁嘴身前蹲下细细查看,这一看可吓坏了张启山,齐铁嘴的锁骨处正飘出来一缕头发。


“别动。”张启山抓住那缕头发,狠下心用力一扯,连根拔起,疼的齐铁嘴直吸气,待看清楚张启山手中之物,更是吓得连退几步,惊叫道“头发!”


再一旁观察了多时的二月红拿了风灯过来,从张启山手上接过了头发,放在风灯上烧了,又从腰间解了一只铜壶,吩咐齐铁嘴道:“把这个喝了。”


“等等,二爷,这是...”


“这是针对头发的解药,我怕可能会有头发残留在老八体内。”


“上次我中毒的时候,二爷好像没用过这个?”不知道为什么,张启山没由来的一阵心慌。可是又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反驳二月红。


“佛爷不相信我?”


齐铁嘴见二人僵持不下,一把抢过二月红手上的铜壶,拧开盖子就喝了个底朝天,不怎么好喝,齐铁嘴咂巴咂巴嘴道:“佛爷,二爷给的东西那能有错吗?难道他还会害我不成?”


药已下肚,张启山说什么也没用,齐铁嘴也不会把他的感觉当回事,便站在一旁皱眉不语。


二月红却一反下斗之后的冷淡,对着齐铁嘴露了一个浅笑,眼若星辰,唇若涂丹,顾盼生辉,差点没把齐铁嘴的魂勾了去。齐铁嘴突然想要触碰二月红,想抚摸他的眉眼,想亲吻他的唇,看看是否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柔软,想解开他的衣服,想....不不不,齐铁嘴抑制着自己想要吻上去的冲动,在心里扇了自己一个大耳刮子,我他娘的这是在想什么呢!自己怎么能对二爷有这种旖念。夫人在的时候,二爷对着自己也没少笑啊,自己当时虽然觉得很好看没错,可也没起过这种心思啊!怎么会在这种时候......


齐铁嘴懊恼的不敢抬头,好在二月红已经起身去查看那个老矿工,无暇它顾,否则要是细究起来,齐铁嘴非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不可。


——————————


过了头发小道,前路再无危险,活下来的几人都顺利的到了拱门,拱门后熟悉的古墓气息倒是比前面的矿洞更让几人松了口气,齐铁嘴甚至还和张副官一唱一和的相互恭维起来。


墓室虽大,岔路也有很多,好在张启山早有准备,让齐铁嘴背了钢丝球,三人和几个亲兵分别绑上钢丝,各进了一个山洞。


可是谁也没想到看似普通的山洞,实则内部错综复杂,在走过无数岔道最后还是会回到相同却又不同的墓室之后,齐铁嘴已经快要崩溃了,墓道里还时不时传来脚步声,可不管齐铁嘴怎么喊也没有人回应他,巨大的恐惧笼罩着齐铁嘴,他只会算卦,可这卦虽能看出这些洞口设计的精妙之处,却算不出哪一个洞口才是他齐铁嘴的生路。为了保存体力,齐铁嘴决定不再找出口,而是坐在墓室的一角,在周身摆满法器符纸,等着别人来找他。


张启山和二月红发现墓道没有他们所想的那么简单之后,便都开始寻找齐铁嘴。张启山是为了确认齐铁嘴的安全,而二月红则是为了确认那铜壶里东西的效果。


张启山误触机关,又遭头发入侵,这一路自是苦不堪言,可他更担心的是齐铁嘴的安危,齐铁嘴没有任何防身的技巧,又如何在这迷宫般的墓道里自保,一想到齐铁嘴也有可能碰到这镜子的机关,张启山更是一刻也不愿停歇。只是关心则乱,丢了冷静的张启山只能离齐铁嘴越来越远了。


二月红熟读先人留下的资料,这墓道虽诡异,细细思来也就想出了解决的办法,一手铁弹子运用自如,没多久就找到了出路。


————————————


二月红到达墓室的时候,齐铁嘴正缩在角落瑟瑟发抖,身边围满了法器,口中还念念有词。二月红叫了声老八,齐铁嘴却抖得更厉害了,直念叨“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看样子是吓坏了。二月红有些心疼,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吓成这样自己也不忍,便蹲了身环住齐铁嘴,轻拍他的后背,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老八,是我,是二哥,别怕。”


“二哥?”齐铁嘴从二月红的怀里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面前的人,眉目如画,确实是他的红哥哥。忍不住喊了声“二哥!”扑到二月红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二哥,我还以为我要被困死在这了,我找不到出路,佛爷说好要保护我的,可是我等了这么久他都没来。”


“张启山保护不了你,二哥来保护你,小八以后不要张启山了,好吗?”


“嗯,只要二哥陪着我,我谁都可以不要。”齐铁嘴抽抽搭搭的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这话是不是不太妥当,二哥不会介意吧!


“丫头去了,二哥一个人实在寂寞的很,二哥陪着你,你可也愿意陪着二哥?”


“自是愿意的!”齐铁嘴喜不自胜,也忘了哭,只拼命攥紧了二月红的衣角。


齐老爷临死前为齐铁嘴算了一挂,只留下一句“仙人独行”和一声长叹便驾鹤西去了,自此齐铁嘴就被困在了这四个字里。自己孤身一人多年,若有人陪伴自是幸事。而且齐铁嘴经过刚刚头发小道上的事,觉得自己似乎是对二月红有了情愫,就像是积压了多年的感情,在二月红的那一抹浅笑中迸发了出来,不住的往外涌,涌进了自己的每一条血脉之中。


看来那蛊果真起了作用,若是以前,齐铁嘴万万不会如此顺从乖巧。二月红笑了起来,低沉的,有些喑哑的笑声,轻轻拍着齐铁嘴的背,安抚着“小八累了吧,靠着二哥睡会,等佛爷来了,我们一起出去好吗?”


“嗯”二月红的手像是有股魔力,抚平了齐铁嘴紧绷的神经,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我是不是应该在每一章前面都标上二爷黑化,你们才能认清楚佛爷才是真爱_(:з」∠)_】
【好了,终于要开始谈感情了,所以前面几章我到底写了啥╭(°A°`)╮】
【所以剧情揭晓,二爷在密室里以血饲蛊,上章有写二爷面色苍白血色尽褪哦,这脑洞是基友开的,不要嫌弃我_:(´□`」 ∠):_】

评论

热度(96)